生活萬象

【爺奶當同學/中】共同實作化解心防! 孩子不僅主動打招呼 還下廚給長輩吃

大同國小為日照中心進駐校園的成功案例,去年因疫情緣故,學童在鏡頭前直播下廚做菜,菜做好熱騰騰端過去給長輩試吃。圖/高雄市大同國小提供
大同國小為日照中心進駐校園的成功案例,去年因疫情緣故,學童在鏡頭前直播下廚做菜,菜做好熱騰騰端過去給長輩試吃。圖/高雄市大同國小提供

日本開創的老幼共學經驗,主要是在廢棄校園內設置日照中心,或養老院與幼兒園比鄰而居,雙方定期舉辦交流活動。在台灣,則有日照中心排除萬難,進駐還在使用中的校園,連日本人前來參訪,都讚嘆台灣透過校園空間共享,進一步深化了老幼共學,但理想和現實面的拉鋸,只有承辦單位才能深刻體會箇中滋味。

為弭平家長和老師的疑慮,位在校園內的日照中心,正積極引進外部資源的連結與分享,拓展學童多元學習觸角,也有校長將老幼共學融入課綱,學生種菜、學直播、學數位雷射,都拉著長輩一起完成,即便碰上疫情,老少也能在無接觸情況下開心交流。

市府全力支持、邀老師觀摩 校方才願意日照進駐

承接大同福樂學堂的高雄市立大同醫院社會服務室主任謝文蒨回憶,籌備前幾年遇到很大阻力,總共舉辦了1百多場說明會,直到後期市府跨局處傾力支持,還邀老師親自到日本當地觀摩老幼共學現況,校方態度才逐漸軟化,讓日照中心順利開張運作。

她坦言,實際進駐後,一開始仍「井水不犯河水」,遇到不少小狀況,比如校方希望長輩早上不要去走操場,只能在走廊來回散步等;慢慢的,雙方開始舉辦共餐、手作課,每學期共同備課,逐漸從活動式的「老幼共玩」,融入國語、數學、自然、社會等學科,正式進展到課綱學習,且低中高年級都有不同主題,不只小孩,長輩也能學到東西。

位於鼓岩國小的鼓山日照中心,近期與弘道基金會合作舉辦高齡體驗活動,讓學童體驗老後行走、閱讀面臨的種種不便。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位於鼓岩國小的鼓山日照中心,近期與弘道基金會合作舉辦高齡體驗活動,讓學童體驗老後行走、閱讀面臨的種種不便。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設立學伴制 長輩和小朋友一起開心實作

醫院團隊和學校老師每學期都要開會共同備課,在3個月內密集上課,約一、兩周上一次共學課程,並設立學伴制,長輩和小朋友一起做作業、實作,讓彼此更加熟稔。比方說,課程主題談台灣風土民情,就為高年級學生規畫「王哥柳哥遊台灣」,容易勾起老人家的回憶,長輩會跟孩子一起搶答,還能擔任小老師分享經驗;幼稚園小朋友愛玩遊戲、童玩,課程就會準備戰鬥陀螺、彈珠等,讓長輩、幼兒教對方要怎麼玩。

謝文蒨說,都會區小朋友大多過年過節才回鄉下或中北部,平時與高齡者接觸機會不多,實際跟日照中心長輩相處,有小朋友原本不解為何失智長輩會重複問她同樣的問題,透過共學課程,才開始對老年疾病有認識,還有學童發現聽不懂老人家講台語,就會很認真學閩南話來跟長輩溝通。學童會開始知道,人老化了有那些不方便、有什麼疾病,碰到了就會知道怎麼應對。

每次要跟學童共學,照服員會告訴長輩「今天有幼齒的來哦」,對於80、90歲的老人家來說,因兒孫多在中北部或國外,看到這些「曾孫級」小孩,眼睛都亮了起來,他們總是很疼惜地把孩子抱在腿上,享受已流逝多時的天倫之樂,謝文蒨笑著說,30個長輩和小孩聚在一起,每每「吵到屋頂快翻過去」,相當熱鬧。

疫情期間學童直播做菜 長輩鏡頭前試吃比讚

大同國小校長陳詠禎說,面對日照中心進駐,要減少學校端疑慮,首先得安內,在共學這件事情進行「包裝」,學校每年會推動不同主題的數位及能源課程,教學團隊就會將共學、共好等理念包裹在這類課程中,透過自主學習或彈性課程等課程模組,家長就比較能夠接受。

像學校去年因疫情需減少接觸,學校開設小小Youtuber課程,學童在鏡頭前直播下廚做菜,觀眾就是福樂學堂的爺奶們,菜做好,熱騰騰端過去給長輩試吃,阿公阿嬤吃完了,在鏡頭前大誇孩子廚藝很棒,這代表不一定要有實體接觸,也可以有很好的交流。

高雄市大同國小將老幼共學課程納入課綱,學童在鏡頭前直播下廚做菜,觀眾就是福樂學堂的爺奶們。圖/高雄市大同國小提供
高雄市大同國小將老幼共學課程納入課綱,學童在鏡頭前直播下廚做菜,觀眾就是福樂學堂的爺奶們。圖/高雄市大同國小提供

此外,高年級學生要做雷射切割音樂盒,學校就請長輩票選出望春風、月亮代表我的心等兩首最愛歌曲,灌入音樂盒後,讓孩子送給資深學伴作紀念。陳詠禎說,教學團隊正逐步將每年的老幼共學課程和教案模組化,目前還分享給同樣設有日照中心的鼓岩國小,以及學生人數較多的新上國小,讓孩子與阿公阿嬤共同學習。

過年過節才看到長輩 孩子接觸得少導致陌生害怕

3年前開放日照中心進駐的鼓岩國小,同樣歷經家長、老師反彈的波折,校長備感壓力,幾年來已換到第三任,現任校長翁志祥,曾任高雄市教育局家庭教育中心情緒教育宣講成員,他說,社會結構改變下,小家庭中成長的孩子過年過節才能看到長輩,現在日照中心就近在咫尺,彼此互動、看見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最近學校剛辦完高年級的高齡體驗課程,讓學生感受老後面臨的種種不便,孩子從原本對長輩的懼怕、降低陌生感,後來會主動跟爺奶打招呼,進步很大。

要讓孩子建立高齡友善觀念非一蹴可幾,「你現在不改變他們觀念,長大後誰願意來顧老人?」翁志祥認為,最重要的不是學童在學科或技藝學到什麼,而是背後倫理價值重新建立,以及家庭關係經營的過程。長輩和孩子透過說故事、唱歌及體驗活動,一起學習傾聽技巧和同理心,學生也透過自主學習,去訪問長輩生命歷程。

位於鼓岩國小的鼓山日照中心,近期與弘道基金會合作舉辦高齡體驗活動,讓學童體驗老後行走、閱讀面臨的種種不便。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位於鼓岩國小的鼓山日照中心,近期與弘道基金會合作舉辦高齡體驗活動,讓學童體驗老後行走、閱讀面臨的種種不便。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接觸後化解陌生感 孩子會主動跟長輩打招呼

鼓山日照中心執行長簡怡光表示,中心長輩有人是鼓岩國小的畢業生,也有從該校退休的老師,對於校園有許多情感連結和親切感。這2年來,每場老幼共學課程都經家長簽同意書,幼兒園孩子會唱歌跳舞表演給長輩看,並舉辦共餐、桌遊、高齡體驗等。

他坦言,一開始來到日照中心的孩子,對長輩是陌生、懼怕的,看到拄著拐杖的老奶奶,還以為那個阿嬤拿著棍子,是不是會打人?此外,失智長輩反應度較差,孩子會以為對方不理人,這些誤解在雙方逐次接觸後,慢慢化解開來,孩子也會主動跟長輩打招呼。

孩子扮演小小郵差 手寫明信片親送給長輩

疫情期間日照中心關閉,共學活動停擺,日照中心仍積極扮演「好厝邊」角色,捐贈防疫物資,更引進外部資源,像中華郵政來日照中心關懷長輩,就拉著學童舉辦小小郵差體驗,讓孩子手寫明信片,穿上郵差制服,將親手寫的卡片遞送給長輩。職能治療師來,也會向孩子示範如何幫長輩移床,這些相關資源導入,都是在培育未來能投入銀髮產業的新血。

鼓山日照中心結合高雄郵局關懷長輩活動,讓學童扮演小小郵差,送上親手寫的卡片給爺奶朋友。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鼓山日照中心結合高雄郵局關懷長輩活動,讓學童扮演小小郵差,送上親手寫的卡片給爺奶朋友。圖/鼓山日照中心提供

謝文蒨認為,隨著高齡社會來臨,日照中心、社區據點等長照設施逐漸普及化,有的日照中心已開始提供延長加時及夜間喘息服務。另一方面,日照中心建造成本高,土地難尋,學校在少子化下,可釋出校園空間,雙方原本應一拍即合,但前端溝通過程難度高,得倚賴政府介入協助,與社區形成共識,這都需要花較多時間。

認知不足汙名化 需公部門協助引導

簡怡光說,台灣逐漸邁向超高齡社會,但社會氛圍對於高齡疾病或長輩日間照顧的認知度不足,許多人還以為跟養護機構的長輩一樣,要臥床、裝呼吸器。少子化也讓家長亟於保護小孩,如果學校態度不支持,很容易把老幼共學汙名化,即使搬進校園,雙方卻井水不犯河水,能夠不接觸就不接觸,這樣相當可惜。

簡怡光強調,在校園閒置空間設日照中心是對的方向,但操作面上,需要公部門協助引導,不能放任業者和校方自己談,學校領導者更要有相關認知,否則單方面要推動老幼共學,會很孤立無援。

簡怡光認為,校園閒置空間改造的初期投入成本高,不過租金相對較便宜,開闊場域也適合老人家,以老幼共學為特色的日照中心,在台灣雖然發展緩慢,但這類日照中心一定要快點做,「現在反對的家長以後也會老」,未來長照設施不足,第一個衝擊到的就是子女照顧負擔,這是應該好好思考的。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年度策展精選,來自策展人的真心告白 ☛ 訂戶悄悄話
討論數: 0
直播 幼兒園 長照 失智 少子化 老化 照服員 生活

系列文章

屏東縣老年人口比例高,地方政府多年來極力推動老幼共學在內的長照政策,老幼共學、高齡友善措施足足領先首都台北市5年以上。圖/鄭堯任提供

【爺奶當同學/下】長照教育扎根 屏東如何在老幼共學上領先台北市5年?

位於台灣尾的屏東縣,老年人口比例高,縣長潘孟安多年來極力推動老幼共學在內的長照政策,老幼共學、高齡友善措施足足領先首都台北市5年以上。屏東縣副縣長吳麗雪說,縣府鼓勵老人日照、失智關懷據點可利用學校的閒置空間,跟社區共同使用,讓老幼共學得以實現,不過正因初期遇到許多挫折,反而更加深了縣府推動長照教育的決心。

2016年台灣第一間校園日照中心「大同福樂學堂」成立,在仍有學生的校園內設日照中心,可是亞洲獨創,連日本都還沒做到。圖/大同福樂學堂提供

【爺奶當同學/上】老幼共學喊假的?日照中心進校園頻受阻 反對理由令人傻眼

「老幼(少)共學」是少子高齡化社會的重要課題,並在歐美、日本等地創下成功典範,5年前,高雄市首創日照中心進駐國小校園閒置空間,成功打響「老幼共學」名號,在仍有學生的校園內設日照中心,可是亞洲獨創,連日本都還沒做到,但此種模式推動至今,全台仍只有高雄市大同國小、鼓岩國小兩校,是在政府「強力」支持下得以順利設立並維持運作;在屏東縣,有前進國小成立社區關懷據點,籌備過程同樣阻礙重重。中北部縣市更不用說了,不僅沒有類似案例,身為首善之都的台北市,最近擬跟上腳步,設立全市第一間校園日照中心,同樣引發強烈反彈,重演多年前的高屏經驗。

推薦閱讀

討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討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