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副刊

人類文明反覆出現的特徵是「移動」,是對資源和穩定性的不斷探索。圖/Pexels

黃宗儀│生存的關鍵時刻:移動世代的機會與策略——讀《移動力》

籠罩在大疫之下的人類該如何找到生存的方式?《移動力》一書出版得正是時候,提供我們思考這個大哉問的契機。作者開宗明義指出我們身處一個氣候、政治、經濟、社會極度動盪的世代。面對層出不窮、難以止息的種種災難,我們所能做的可能是效法古老的祖先沿著河流遷移,不斷移動直到找到適合生存之處。

在《民國的痛苦》中,作者李建民試圖理解王國維的生平、性格與他所處的時代,以詩意與富有情感的文筆,描繪王國維生前內心的幽憤、苦悶與哀傷。圖/Pexels

廖偉棠│無可奈何花落去——讀《民國的痛苦:王國維與絕望的1927》

王國維之自殺,一度在後世華人學子心目中有著尼采「杜林之瘋」一般的象徵意義,如某種哲學標竿。從殉清說到殉國說,到殉時代說,王國維的圖騰層層加碼,其中當以另一大師陳寅恪為他在清華大學衣冠塚所撰碑銘為巔峰,短短數行,樹立了東方知識份子的新標準——死殉自由…

2023年聯合報數位版攜手聯經出版策劃「過年不怕書」,推薦五本不同領域的精選好書,陪伴讀者度過充實假期。圖/Pexels

過年不怕書/春節話題不踩雷 精選書單讓你跟上世界

出版是一個走在時代浪頭的產業,書本需要適時回應大眾所關心的議題。回顧2022年,聯經出版總編輯涂豐恩認為,去年全球出版業首要面對的是後疫情時代下的通膨危機,原物料、紙價上漲帶動書價調升,但整體出版量並未因此減少。受俄烏戰爭影響,台灣讀者更加關注探討國際政治、地緣政治、軍事國防議題的書籍;展望2023年,涂豐恩推薦五本橫跨全球產業布局、金融市場、當代社會議題、飲食文化的精選好書,陪伴讀者度過充實年節。

藍果麗有不同的圖騰設計,主要是以幾何圖案與印度神話融合而成,在各式節慶中用以迎接神明、貴賓與福氣。圖/潘宥樽攝影

年味三憶/印度尤│印度年度大事──排燈節

排燈節又被稱為印度新年,因為是依印度陰曆而定的節日,因此日期並不固定,大多落在10或11月……在排燈節當天,人們都會在陶製的小碗內注入燈油,放入手搓的棉線,讓一根火柴劃亮一整排燈,牆角、門口、湖邊、河岸全是點點燈火,搖晃的火光在新的一年驅除妖孽,並守護人們誠心許下的大小願望。

拜年時稍加注意禮儀,不但能傳達祝福心意,也可以使你的新年運勢、人緣更加分喔。圖/圖倪

年味三憶/陳麗卿│拜年走春 這廂有禮了

近年來,大家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到親友家拜年,也比較不拘禮節了。但是,拜年其實是一份祝福的心意,拜年時稍加注意禮儀,不但能傳達祝福心意,也可以使你的新年運勢、人緣更加分喔!

一碗聯合國米粉湯摻合著思念、回不去的年少時代與後青春逐夢的快樂。圖/圖倪

年味三憶/朱靜容│一甲子的團圓飯

父親因為自幼從軍,隨部隊來台成家後,所有過年習俗都是他從零散記憶拼合而成。昔時初為人妻的母親並不擅炊事,廚房烹煮便由父親一手包辦,他說要包水餃,我們就剁餡擀皮;他說應該祝賀長輩,我們就跪拜磕頭。年夜飯尤其多變…

每到北風吹起的季節,就是該製作臘味的時候了。圖/達姆

年味三憶/梁瓊白│臘月

小時候的眷村,只要有哪家開始把臘味掛出來曬太陽了,不久便一家家都陸續登場,在那個不太富裕的年代,能製作點臘味掛在院子裡招搖,還是有著小小的滿足。不管外觀如何、味道如何都有自家人捧場,那年頭沒有不好吃的東西,也沒有吃不完的食物…

在忠孝節這天,巴基斯坦的男主人總是穿上一身鮮白的旁遮普服裝,牽著一隻待宰的羊。圖/亞瑟蘭提供

年味三憶/亞瑟蘭│磨刀霍霍過新年

忠孝節算是我們穆斯林最大的節日,大部分的伊斯蘭國家都會放假三至五天,甚至更久;相較於物質生活愈來愈富裕、過節氣氛愈來愈清淡的台灣,我愛上了貧窮巴基斯坦的這個大節慶;每年返鄉磨刀霍霍過忠孝節,從此成了我跟老公的慣例……

母親掌廚的年代,台灣當時社會經濟,還是農業手工業時代,過得簡樸,吃得簡單,別有滋味。圖/蔣勳提供

年味三憶/蔣勳│母親的菜

母親大概戰亂一處一處跑,學各地料理,光是麵食有很多變化。有一種「旗花麵」,是擀好麵片後,用刀切成小塊菱形。我喜歡看母親用大刀切麵皮,疊好的麵皮,一層一層,大刀斜切縱切,一散開來,全是一片片整齊菱形,指頭大小,好像雕花也像剪紙……

根據南韓現行法律,即使青少年犯罪行為窮凶惡極,也不能像成年犯一樣被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南韓社會陸續出現廢除少年法的聲音。圖/Pexels

總編選書/《少年法庭》角色原型:接住非行少年的「雷公法官」

Netflix影集《少年法庭》2022年播出後引發不少討論,該劇以五起南韓真實發生的「少年犯」事件為本,藉由四名法官的價值衝突,引領觀眾反思當前社會現象與法律制度。聯合報數位版每月策劃「總編選書」,1月邀請聯經出版總編輯涂豐恩領讀《我所遇見的少年犯》。該書作者千宗湖為劇中法官原型之一,在擔任少年法庭法官的八年歲月裡,遇見超過1萬2000名孩子,藉由眞誠溫暖的文字,帶讀者走進非行少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