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幕後

【黑戶寶寶難解/上】收容做半套…移工黑戶寶寶躲得更深 轉入地下化「小家」

過去關愛之家是移民署等政府機構轉介黑戶寶寶個案的唯一途徑,但卻一直面臨難以合法的窘境。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過去關愛之家是移民署等政府機構轉介黑戶寶寶個案的唯一途徑,但卻一直面臨難以合法的窘境。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在台失聯移工生下的孩子「黑戶寶寶」,據內政部統計有900多人,但實際上恐有巨大黑數。「黑戶寶寶」問題,多年來衝撞著人道與合法的兩端。去年2月台北市成立專責收容黑寶寶的立案機構,但因床位有限,且政府加強查緝非法收容,存在多年的問題不但無解,反而讓許多黑戶寶寶轉進地下化的「小家」。

合法收容機構嚴重不足 「小家」遊走法律邊緣

關愛基金會人員指出,所謂的「小家」,絕大多數是外籍移工在社區的住處,由關愛聘用合法的本國籍保母照顧孩子,只要收容人數不超過5個,就沒有違法問題。但基金會坦言,孩子們分散到小家後,他們的壓力更大,除了照顧人力支出增加,一周起碼要出3趟車運送物資;小家也會遇到鄰居檢舉,台中、桃園的小家都被檢舉過。此外,小家的條件、環境不一,但一旦出事,他們就要自己扛責任。

目前在台的合法家事工如果生了小孩,可以自行請托育照顧,或是把小孩先帶回母國再返台工作。但許多的合法家事工懷孕後可能因為薪資低、工時長無法在台花錢托育,或是因為是非婚產子而不想把孩子送回母國,而選擇逃離原雇主,成為非法移工。

去年2月台北市成立專責收容黑寶寶的立案機構,但因床位有限,且政府加強查緝非法收容,存在多年的問題不但無解,反而讓許多黑戶寶寶轉進地下化的「小家」。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去年2月台北市成立專責收容黑寶寶的立案機構,但因床位有限,且政府加強查緝非法收容,存在多年的問題不但無解,反而讓許多黑戶寶寶轉進地下化的「小家」。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官方統計900黑寶寶 實際黑數恐更大

非法移工及其小孩面臨3種命運,一種是遭父親或母親棄養的無依兒少,就可以使用就業安定基金,委託社政單位安置,等待出養;一種是去移民署自首或被抓到,就會被安置在移民署的臨時安置中心等待遣返。但如果是母親還要繼續撫養的兒少,這一塊最難解決,因為無法交給機構安置,必須潛入「小家」,加上政府輔導立案機構收容這些外籍非法移工的子女後,這些帶著黑戶寶寶的媽媽必須躲得更深,避免被抓到強迫遣返。這一群法律上的隱形人,面臨合法及人權的衝撞的最大難題。

內政部移民署統計,截至109年6月,失聯移工累計有5萬461名,其中的女性移工,不少是因為懷孕逃跑。這些失聯移工生下的寶寶,內政部統計有900多人,但社福團體認為實際人數遠大於此;他們在社會局開案、安置前,沒有居留證,就醫和就學都是大問題。

雖然勞動部已訂有相關法規保障懷孕移工權益,例如移工有懷孕、分娩等情事,雇主不得單方終止聘僱關係;經雇主和移工雙方合議,並經勞動部廢止聘僱許可,移工得轉換雇主或工作,或經勞動部核定同意得暫緩轉換雇主期間最長至妊娠結束日起60日,之後再申請續行辦理轉換雇主。但這些措施「看得到卻用不到」,造成許多移工一懷孕,絕大多數仍選擇逃跑。

移工媽媽憂遣返選擇逃跑 躲山區形成小聚落

「家事移工懷孕後百分百都會逃跑。」長期關注移工權益的監察委員王幼玲就說,依據性別平等法,雇主不能因為看護工懷孕就將其解雇。但移工一旦懷孕,就會被雇主和仲介軟硬兼施遣送回國;家事移工待產期間無法工作,沒有收入、也無法申請生育給付,生下小孩後更養不起。就算做完月子可回原雇主處上班,「孩子給誰照顧?」也因此,多數人因此選擇逃逸,生產完再找新工作,不少人跑到南投山上當農工,也有私下受雇到醫院當看護工。

根據本報去年「農業隱形大軍」調查報導,目前在梨山等偏遠山區就群聚一群失聯移工,儼然已成為小型社會,其中更有不少是在台灣生下的「黑寶寶」。

有些移工懷孕後逃跑被抓,關愛之家幫忙照顧她們的孩子,等到移工要被遣返當天,關愛之家的工作人員把孩子送到機場,跟著媽媽一起回國,每次母子在機場見面時,母親都會痛哭。圖/楊婕妤提供
有些移工懷孕後逃跑被抓,關愛之家幫忙照顧她們的孩子,等到移工要被遣返當天,關愛之家的工作人員把孩子送到機場,跟著媽媽一起回國,每次母子在機場見面時,母親都會痛哭。圖/楊婕妤提供

合法機構床位稀少 「小家」無法退場

這些懷孕的逃逸移工及生下的子女,過去主要是關愛基金會在台北成立的「關愛之家」照顧,最多曾經同時照顧180多個黑寶寶。基金會統計,10年來累計已服務過600多人。但關愛之家雖然獲得移工信賴,卻因收容安置場地無法符合法規,去年之前始終無法立案。

去年2月,台北市政府輔導關愛之家合法成立「南港關愛之子家園」,但立案地點只能設52個床位,只能收容目前關愛基金會收容孩子總人數的三分之一。

有法規後查緝更嚴 人道庇護換來更多罰單

「立案機構的床位根本不夠。」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坦言,就算合法立案了,仍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小家」還是要持續運作,因為孩子太多,每個月都有新的孕婦來生產。現在是把寶寶分散到15個「小家」,一個小家收4個寶寶,再請合法保母分兩班照顧,由關愛支付保母費用、房屋租金等,負擔沈重。

「我們在做政府解決不了的事。」楊婕妤說,以前幫助這些懷孕的移工,沒有「違法」的問題。如今有了法規、查緝更嚴,只要收容逃逸移工被抓到,就會被罰,已繳了至少20萬元罰金。她無奈,若先考慮人道庇護懷孕逃逸移工,就構成違法;但按照政府法規,「我們就會被掐著脖子,實在做得很辛苦。」

「以前都集中在關愛,現在分出去之後就看不到了。」王幼玲說,過去關愛的運作,是官方和民間合作的「私下默契」,但一旦有人檢舉,移民署就會查緝,社會局也就必須介入,把這些無國籍的寶寶安置在合法立案的「南港關愛之子家園」。

但她坦言,當移民署查緝非法收容的力道增加,「就會地下去」,當這些小孩被分送出去,無論是轉到其他「小家」或託付其他同鄉移工、新移民照顧,風險更大。

關愛之家已經在南港找到場地,正式立案,提供這群移工孩童可以有個安心居住的場所。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關愛之家已經在南港找到場地,正式立案,提供這群移工孩童可以有個安心居住的場所。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黑寶寶「潛到地下」流竄社區 社福盼中央正視

內政部移民署去年設置了北中南三區安置中心,但被指「做半套」。民間團體指出,被送到安置中心的移工,最後的結果就是被遣返;也因此剛成立時,幾乎收不到個案,甚至曾向民間機構「要個案」。但有移工媽媽聽到要被送去官方單位,「嚇都嚇死了」,寧可把孩子放在「小家」託移工姐妹照顧,自己則寧可躲起來。

台北市社會局兒童及少年福利科科長葉俊郎說,關愛之家過去遊走在法律邊緣,但一直跟政府單位保持互助關係,一旦被掀開,「只會讓地下化更嚴重、小家更多,導致在社區四處竄。」站在人道考量,台北市當然要照顧這些孩子,但懇請中央政府正視問題。

葉俊郎也提到黑戶寶寶轉入地下化小家的風險。他說,小家的照顧人員有無證照、有無超收孩子,這些很難掌握;被照顧的孩子沒有身分證、健保,他們有無定期施打疫苗、是否提供必要的醫療協助,都無從得知。

勞動部:加強移工宣導 專案評估是否安置

勞動部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簡任視察葉明如指出,移工們多半對政府還是有警戒心,比較相信同儕間的經驗談,也有人被誤導,誤以為雇主或政府知道她們懷孕就會被遣返回國。未來會加強宣導。如果移工懷孕期間需要政府幫忙,會專案評估是否需要安置。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系列文章

台北市的「關愛之家」,因為懷孕害怕被解雇而逃跑的移工媽媽、生下的無國籍孩子都可在此地得到庇護,這裡讓媽媽安心待產。圖左為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記者馮靖惠/攝影

【黑戶寶寶難解/下】學者籲從源頭改善移工壓榨 雇主盼建空窗求償制度

懷孕移工逃逸生產問題多年難解,衍生社會人權問題。社福團體、學者建議,政府至少應設法提供合法移工懷孕、生產後的支持,讓她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繼續為台灣貢獻勞動力,不必非得逃跑生子繼而非法打黑工,寶寶也可以在較安定的環境下成長。另也應從源頭改善移工被仲介壓榨、薪資不合理的制度問題。

關愛之家給予移工母親一個庇護場所。記者馮靖惠/攝影

【黑戶寶寶難解/中】黑工懷孕怕被抓不敢產檢 媽媽寶寶都陷超大風險

非法移工生下的黑戶寶寶因合法收容量不足,很多被迫轉入地下化的「小家」,恐衍生更多社會問題。在他們出生前,他們的母親也因為違法逃逸等因素,絕大多數懷孕期間沒做過產檢,生產面臨極大風險;即使順利生產,孩子的就醫更是難關重重。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