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黑戶寶寶難解/下】學者籲從源頭改善移工壓榨 雇主盼建空窗求償制度

台北市的「關愛之家」,因為懷孕害怕被解雇而逃跑的移工媽媽、生下的無國籍孩子都可在此地得到庇護,這裡讓媽媽安心待產。圖左為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記者馮靖惠/攝影
台北市的「關愛之家」,因為懷孕害怕被解雇而逃跑的移工媽媽、生下的無國籍孩子都可在此地得到庇護,這裡讓媽媽安心待產。圖左為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記者馮靖惠/攝影

合法移工懷孕 社福團體盼政府提供支持

懷孕移工逃逸生產問題多年難解,衍生社會人權問題。社福團體、學者建議,政府至少應設法提供合法移工懷孕、生產後的支持,讓她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繼續為台灣貢獻勞動力,不必非得逃跑生子繼而非法打黑工,寶寶也可以在較安定的環境下成長。另也應從源頭改善移工被仲介壓榨、薪資不合理的制度問題。

國際勞工雇主協會:孕期風險不應轉嫁雇主

不過,由聘雇移工雇主所組成的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則表示,移工來台後才懷孕者,必須自己承擔孕期的風險,不應轉嫁到雇主身上。政府必須輔導懷孕移工在生產前回母國待產,且及時安排替代照顧者;且如果是照顧重症者的外籍看護,卻因移工懷孕,而面臨空窗或是無法找到下一位勝任者,雇主應可以求償,才能保障雇主。

學者:移工沒選票,難大規模就地合法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說,要處理黑戶寶寶問題,需要「就地合法」。但政府面對這個問題,若採「個案」、「專案」可能還願意處理,但要大規模或制度性地讓他們就地合法,就會「欠缺政治意願」。因為移工與小孩都沒有選票,且台灣社會也未必樂見,政府怕遭非議,更擔心若開先例,以後其他身分有問題移民也要求比照。

「『無證移民』的確是個困難的問題。只是台灣這群黑戶寶寶,跟美國的 『夢想者』(Dreamers)很像,不是他們的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推動「夢想家計畫」(童年抵達者暫緩驅除辦法),幫助非法移民的子女成年後取得為期兩年的工作簽證,後來遭到川普取消,隨後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川普政府廢除這項計畫舉措為非法行為。廖元豪說,台灣的移工黑戶寶寶雖然不少,但絕對不像美國那樣數量極龐大。若能在他們長大成人、難以處理之前,趕緊協助處理身分問題,總比將來社會中出現一堆「無證者」要來得好。

內政部移民署統計,失聯非本國籍移工生的寶寶,近13年總數達900多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副教授辛炳隆則認為,一定還有很多黑數。很多家事移工是印尼籍,未婚生子是不被允許的,或有人在母國已有婚姻,這些移工沒辦法把小孩帶回母國,這只有兩條路,一是把小孩留在台灣、媽媽回國,但這涉及在台灣出養的問題,另一條路是媽媽跟著小孩一起留在台灣。

他認為,台灣現在也面臨少子化問題,如果移工真的願意把小孩留下來,讓小孩入籍也不是壞事;大人如果願意在台永久居留,政府也不應排斥大人入籍。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說,要處理黑戶寶寶問題,需要「就地合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說,要處理黑戶寶寶問題,需要「就地合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人道與法律之間 確實存在著兩難的問題

至於帶著小孩的逃逸移工,若希望繼續留在台灣把工作簽證做到期滿,但小孩在小家的狀況怎麼解決?辛炳隆表示,這應該是政府可以幫忙的。例如鼓勵逃逸移工自首,自首後可就地合法,不強制遣返,並協助安置另一個工作,同時提供托嬰。他認為這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涉及主政者和社會大眾的觀念能否接受。

辛炳隆表示,逃逸移工打黑工收入較多,有些移工甚至有能力找托育,但黑工可以打多久?過程中小孩生病怎麼辦?這些都存在風險。

「人道跟法律之間,確實很兩難。」辛炳隆表示,若要從源頭解決,當然是希望移工懷孕後不要逃逸,因為政府不可能補助非法,否則若懷孕逃逸,政府還能提供更多照顧,不就等於變相鼓勵她們逃逸?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謝國清則認為,孩子無罪,不論孩子的身分及狀況如何,都應該保障孩子的醫療、生存甚至是教育權。政府應該設立鼓勵,包括不追究違法,才能鼓勵逃逸移工勇於讓孩子接受必要的醫療及教育。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所長成之約則表示,站在人道立場,當然希望由外籍移工自己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但很多移工、尤其是家庭看護工,24小時住在雇主家,根本不可能兼顧照護者和小孩,而且他們實際拿到的薪水,一個月頂多1萬7、8千元,也請不起24小時的保母。逃跑打黑工月收入至少3萬元,還有同鄉等幫忙照顧孩子,甚至可以跟伴侶同住。

新加坡的外籍勞工若懷孕, 會被視為違反工作契約,政府可以取消工作許可並將勞工遣返回國;香港的家事幫傭則有兩種選擇,一種是繼續留在雇主家,一種是住在外面,選擇彈性較大。台灣的家事移工只能住雇主家,成之約建議政府,思考如何提供懷孕或生產移工更多育兒支持。

目前勞動法規規定,移工懷孕不能將其遣送回國,若雇主和移工雙方合議,並經勞動部廢止聘雇許可,移工得轉換雇主或工作;或經勞動部核定同意得暫緩轉換雇主,期間最長至妊娠結束日起60日,之後再申請續行辦理轉換雇主。但根據勞動部統計,109年一整年勞動部核定懷孕移工暫緩轉換雇主的個案只有3件,移工一旦懷孕多數仍逃跑。。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認為台灣面臨少子化問題,如果移工真的願意把小孩留下來,讓小孩入籍也不是壞事。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認為台灣面臨少子化問題,如果移工真的願意把小孩留下來,讓小孩入籍也不是壞事。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失聯移工攜子隱身社區 問題才會源源不絕

監察委員王幼玲分析,主要是孩子生下來後的養育問題難解決,她之前問過勞動部,合法移工也有繳稅,政府的「準公共化幼兒園」能否提供移工的托育補助或協助,但被勞動部以「目的不同」打槍。更別提非法移工所生的黑戶寶寶,如果沒辦法安置到機構,只能到所謂的「小家」,問題更大。

「希望中央政府介入協調,讓移民署跟社政單位合作。」台北市社會局兒童及少年福利科科長葉俊郎建議,移民署專勤隊應掌握媽媽的行蹤,小孩則交給社政單位送至立案機構安置,母子再一起返回母國。不然失聯移工隱身在社區,然後繼續生養小孩,問題會源源不絕。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淳淮則認為,家庭看護工的制度很不健康,等於是把所有照顧責任綁在一個人身上。合理的制度應該是由機構聘雇看護工,再分派到各家庭輪替照護,這樣一來若有看護工懷孕,雇主家庭才會有替手,懷孕移工也能放心生產,不必用逃跑的方式把小孩生下來。

許淳淮也點出制度的不合理,表示家事移工24小時被綁在雇主家,受仲介壓榨一個月只拿1萬多元,才會一直有人逃跑。不合理的制度若不從源頭解決,無法改變移工逃跑情況,且後續還要動用龐大警力和移民署資源找人、設機構安置。

以往移工來台工作入境前、後健檢都含妊娠(懷孕)項目,被外界批評是禁孕條款,2015年已刪除這項規定。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顧問張姮燕建議,在移工來台前仍應先作「妊娠檢查」,避免不知道自己懷孕就來台工作;移工來台後才懷孕者,須自己承擔孕期的風險,不應轉嫁到雇主身上。政府須輔導懷孕移工生產前回母國待產,且及時安排替代照顧者。尤其是受照顧者若是重症患者,還有一段訓練、磨合期,卻因移工懷孕,而面臨空窗或是無法找到下一位勝任者,雇主應可以求償,補償其損失。雇主聘雇移工是有成本的,這部分沒有保障雇主。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所長成之約則表示,站在人道立場,當然希望由外籍移工自己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但很多移工根本不可能兼顧小孩。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所長成之約則表示,站在人道立場,當然希望由外籍移工自己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但很多移工根本不可能兼顧小孩。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勞動部:合法移工有能力撫養可攜眷居留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專員陳憶榕說,如果是合法移工且有能力撫養小孩,可以攜眷居留,移工也可自行找托育。若合法移工因為懷孕、生產跟雇主產生勞資爭議,例如被片面解雇等,移工的孩子會由地方政府勞工局協助安置。

至於母親失聯的「無依」兒少,陳憶榕表示,勞動部從106年6月起,使用「就業安定基金」補助衛福部,支付地方政府社會局處協助安置。109年共補助815萬多元,目前安置中的無依兒少有31人。

「現在合法移工也有短期安置孩子的需求。」關愛基金會主任王冠婷表示,合法移工因為無法使用就業安定基金,若孩子需要安置,必須動用各縣市兒少安置預算。現在疫情期間,合法移工在台灣生產完,無法立即把孩子帶回母國,一個月1萬多元的收入,也不可能請24小時的保母,必須找安置資源,但多數地方政府礙於預算及安置機構床位有限,無法提供足夠需求。

這樣的窘境,讓部分移工被迫轉向非法。王冠婷表示,希望中央政府能使用就業安定基金支付合法移工孩子的安置費,保障移工婦女的生育權。葉俊郎也認同這樣的主張,他表示,安置一個孩子,所需的各項照顧費用一個月大約3萬至3萬7千元,對地方政府是一筆很沈重的財政支出。

勞動部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簡任視察葉明如指出,是否可使用就安基金安置合法移工的孩子,勞動部會先詢問各地方政府是否有相關陳情,後續會研議相關處置方式。

聯合報數位版 陪你挺過疫情風暴 【 立即訂閱支持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系列文章

關愛之家給予移工母親一個庇護場所。記者馮靖惠/攝影

【黑戶寶寶難解/中】黑工懷孕怕被抓不敢產檢 媽媽寶寶都陷超大風險

非法移工生下的黑戶寶寶因合法收容量不足,很多被迫轉入地下化的「小家」,恐衍生更多社會問題。在他們出生前,他們的母親也因為違法逃逸等因素,絕大多數懷孕期間沒做過產檢,生產面臨極大風險;即使順利生產,孩子的就醫更是難關重重。

過去關愛之家是移民署等政府機構轉介黑戶寶寶個案的唯一途徑,但卻一直面臨難以合法的窘境。圖/擷取自關愛之家臉書

【黑戶寶寶難解/上】收容做半套…移工黑戶寶寶躲得更深 轉入地下化「小家」

在台失聯移工生下的孩子「黑戶寶寶」,據內政部統計有900多人,但實際上恐有巨大黑數。「黑戶寶寶」問題,多年來衝撞著人道與合法的兩端。去年2月台北市成立專責收容黑寶寶的立案機構,但因床位有限,且政府加強查緝非法收容,存在多年的問題不但無解,反而讓許多黑戶寶寶轉進地下化的「小家」。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