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不少大學教師都有挫敗的升等經驗,論文發表的量化評鑑指標,讓每個人彷彿進入「學術競技場」。圖為大學校園示意圖,與新聞無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升等幕後/拚升等不只研究壓力 不想當濫好人也要付出代價?

一流大學的學者一生平均離婚兩次,一次在升等副教授時,另一次則為升等教授,原因是研究壓力很大,這是清華大學講座教授李國賓在美國聽過的笑話,他曾在南部一所國立大學擔任系教評會委員,因「涉世未深」接連對大老推薦人選有意見,他後來要升等副教授,才知道不光是研究壓力,他還要為自己申張正義及堅持原則付出代價,不過,他提醒,鄉愿及爛好人的學術生態終將反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