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萬象

人生逆轉學/藝術家湯皇珍藉由創造力 重新找回與失智媽媽的連結

藝術家湯皇珍認為,藝術的核心是創造力,如果創造新的觀點看生命一切,就能產生新能量。記者陳正興/攝影
藝術家湯皇珍認為,藝術的核心是創造力,如果創造新的觀點看生命一切,就能產生新能量。記者陳正興/攝影

人生必有風雨,端看個人所遇風雨大小,又如何承受面對。聯合報數位版推出「人生逆轉學」專欄,邀請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分享他們曾遇的人生逆境,看他們曾流過的淚,又如何在黑暗中找光亮,把風雨化甘霖。歡迎訂閱。

藝術家湯皇珍的行動藝術總出人意表:《以瘋癲為名之船》把6位彼此陌生者關進「瘋人船」14天;《我去旅行》在百貨公司放話機2個月任路人打電話給她…… 她沒想到,人生中真正震驚那刻,來自高齡父親突然說「我不想活了」,拒絕進食。

更磨人的是母親失智狀況愈來愈惡化。一切現實痛苦,都在挑戰一位被認為不食人間煙火的藝術家身心承受力,湯皇珍卻終從藝術找到辦法:「藝術的核心是創造力,如果我創造新的觀點看生命一切,就能產生新能量。」她邊說,淚水邊不斷流下,那是她口中因為敏感到他人痛苦的不由自主。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掌握新聞脈動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掌握新聞脈動

系列文章

藝術家莊普曾獲得第21屆國家文藝獎,以「一公分見方印記」特殊表現手法之幾何繪畫,最為人所知。記者曾吉松/攝影

人生逆轉學/在缺愛與不被肯定中成長 莊普將創傷化作藝術療癒自我

人生必有風雨,端看個人所遇風雨大小,又如何承受面對。聯合報數位版推出「人生逆轉學」專欄,邀請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分享他們曾遇的人生逆境,看他們曾流過的淚,又如何在黑暗中找光亮,把風雨化甘霖。歡迎訂閱。 國家文藝獎得主莊普名作《逃離現場》1992年展出以來,吸引眾多藝評家解讀。有的從場域思考,有的說是討論藝術在場/不在場觀念,罕有人知道,那牆上錯落的長條洞痕,源於莊普幼時看到爸爸與媽媽爭吵後翻出二樓窗戶逃走時,踢破三合土牆留下的洞。 當年暴現出內裡米糠、稻草、竹編的土牆破洞樣貌,烙印小莊普心中,伴隨的是成長期得不到愛、沒有自信、猶如媽媽累贅的落寞。多年後,當莊普手持「墨斗」工具打格拉線,用美工刀在展館牆上割出宛若當年的洞痕,心中卻滿是寧靜。「這些格子好像我的安全網,什麼都可以丟在裡面。」藝術療癒了他。

編舞家蔡博丞成名作《浮花》屢屢在國際獲獎,此作是因父親癌逝體悟,以及以台灣接引亡魂的水燈為意象,編舞創作。記者蘇健忠/攝影

人生逆轉學/大二父罹癌體會現實苦 蔡博丞創新舞團經營紅回台灣

人生必有風雨,端看個人所遇風雨大小,又如何承受面對。聯合報數位版推出「人生逆轉學」專欄,邀請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分享他們曾遇的人生逆境,看他們曾流過的淚,又如何在黑暗中找光亮,把風雨化甘霖。歡迎訂閱。 編舞家蔡博丞大二那年,父親忽然倒下。父親的腰突地響亮啪一聲,聲音大到周遭同事都聽見,整個人摔在地上爬不起來,送醫後才知骨髓癌已蝕掉骨頭。那時父親才剛付了房子頭期款,打標靶一支要3、4萬元,蔡博丞就此開啟密集教舞還債歲月。父親後來還是走了,生命最後歷程卻化為蔡博丞國際獲獎成名作《浮花》的主題。

藝人翁倩玉訪問時相約在中壢一家茶藝館翩翩出現,掀起一陣騷動,一舉一動成為矚目的焦點。記者葉信菉/攝影

人生逆轉學/翁倩玉不被病魔擊倒 用歌影與版畫傳承祖輩父輩的大愛精神

編按:人生必有風雨,端看個人所遇風雨大小,又如何承受面對。聯合報數位版推出「人生逆轉學」專欄,邀請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分享他們曾遇的人生逆境,看他們曾流過的淚,又如何在黑暗中找光亮,把風雨化甘霖。歡迎訂閱。 1943年,台灣首位加入國父孫中山「同盟會」、曾試圖毒殺同盟會大敵袁世凱的醫師翁俊明,在外出用餐時疑遭下毒,返家後遽逝。7年後才出生的翁俊明孫女翁倩玉,雖常聽後來成了兩岸三地廣電推手的爸爸翁炳榮講阿公種種,卻從不知他死因,只知阿嬤嚴正叮囑:「我們家族不可以碰政治」。 無緣面會阿公,爸爸卻說她「家族第三代就屬妳遺傳阿公最多」。彷彿從阿公開始種在家族基因的堅毅大愛,以及來自媽媽的堅強意志,支撐翁倩玉至今,不論是她22歲起兩度大病,或後來眼見夢想在前卻只能放棄、痛哭多日。

黃大旺自小患有妥瑞氏症,難以控制肢體動作,他透過表演、音樂及塗鴉,為自己人生賦予新內涵。記者侯永全/攝影

人生逆轉學/集妥瑞氏症、過動、泛自閉於一身 黃大旺將疾病轉化為聲音創作

人生必有風雨,端看個人所遇風雨大小,又如何承受面對。聯合報數位版推出「人生逆轉學」專欄,邀請各行各業知名人士分享他們曾遇的人生逆境,看他們曾流過的淚,又如何在黑暗中找光亮,把風雨化甘霖。歡迎訂閱。 聲音藝術家黃大旺從小腦中就轟隆作響。那些雜音讓他難以專注,總是不斷分心,還常忽然衝上教室講台唱歌、大叫甚至裸奔,偏偏他的眼角和臉頰又常不由自主抽動,莫名眨眼乾咳。在還不知什麼是妥瑞氏症、過動症和泛自閉症的年代,他就這樣天天被老師和父母打罵到大。 但也是那些雜音,經他轉化並融入聲音創作,以一次次混雜不同音樂曲風、結合口白與肢體的獨特卡拉OK躍上國際樂壇,甚至與友人合作榮獲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獎項。曾被排拒與賤斥的黃大旺,透過創作昇華為藝術,「我對遭逢的不幸一直無力反抗,也不期待任何力量幫我解決,重點都在自己心境」。

推薦閱讀

討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討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