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追蹤

【疫情下的死別】在醫院相隔1.5公尺磕頭叩別 再次抱母親已是骨灰罈

曾是國外旅遊團領隊的孔繁瑋(中)因為疫情驟然失去母親(左)。圖/孔繁瑋提供
曾是國外旅遊團領隊的孔繁瑋(中)因為疫情驟然失去母親(左)。圖/孔繁瑋提供

「今天捧著裝著妳骨灰的罈,這是最後一次抱妳了,下輩子希望再做妳的小孩。」曾是國外旅遊團領隊的孔繁瑋,以為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影響他的工作,從沒想過會因此失去最愛的母親。透過視訊畫面,醫護人員刻意拉下覆蓋在媽媽臉上的被子,讓母子見最後一面,孔繁瑋痛徹心扉,在醫院跪下磕頭道謝養育之恩。匆匆拜別母親,想到一向愛熱鬧的母親,人生最後一程卻只能草草了事,忍不住再度哽咽。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歡慶生日互動抽好禮! ➤ 聯合70th

系列文章

吳先生(左)兄弟與爸爸相繼確診,先後被送往不同醫院,沒想到與爸爸的這一別,竟是天人永隔。圖/慈濟醫院提供

【疫情下的死別】父親好不容易挺過換肝 卻沒撐過新冠肺炎

「爸爸還沒享受到人生,怎麼就這麼走了?」那天清晨,吳先生哀慟的哭聲從隔離病房傳出,隔著一道厚厚的門都能聽到伴著急喘的啜泣聲,門外的醫護人員頓時停下手邊的工作,彼此都紅了眼眶,無奈的眼神裡透露著無能為力,幾秒鐘後只好繼續忙碌,沖淡這股哀傷。

疫情擴散,造成不少家庭悲劇,有人確診後不久就撒手離世,家人也確診被隔離治療,無法處理至親後事,留下遺憾。此為示意圖,照片與新聞無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疫情下的死別】一家4口確診 祖父插管前惦記孫沒吃飯竟成最後對話…

「阿伯,你兒子叫你放心離開,現在已經沒有艱苦病痛了,不要煩惱了!」單親爸爸許勝寧的父親是雲林縣確診新冠肺炎死亡首例,許勝寧和一雙兒女也確診隔離中,不僅見不到父親臨終最後一面,想到父親一輩子都在幫別人,人生最後一程卻是沒有任何親友送別的孤獨死,不禁悲從中來。...

L小姐回憶本土疫情爆發後,有慢性病、萬華活動史的媽媽覺得不適,防疫救護車凌晨2時才有空來,心想「隔天再去」卻天人永隔。圖為急診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疫情下的死別】前一天才和媽媽吃過飯...遲來的救護車讓母女天人永隔

「我沒有想要對誰咎責,或責怪誰,沒有人能想到這病毒會這麼快。」前一天才和媽媽吃過飯,沒想到才隔一天就天人永隔。L小姐(化名)居家隔離21天結束,想起事發的那3天,還是淚如雨下說,「如果要咎責,那我們也有責任,我們沒有在第一時間送媽媽去醫院,但那時誰會想到…」

本土疫情下死後確診案例,成為第一線接體員的風險,防護設備也因大量消耗,面臨不足的危機,圖為接體員為車輛清潔消毒。記者黃義書/攝影

【疫情下的死別】與死後確診者最親密的人 接體員缺防護硬著頭皮上工

「妳是家屬嗎?妳不能超過這條線,超過就要把妳隔離了。」火化場警衛在接體車載著確診亡者抵達後,柔聲相勸。穿著防護衣的接體員,將棺木推下車送入火化;家屬只能隔著警衛亭與小小的水溝,遠遠望著這一幕。 疫情中,生者送別亡者的距離,就這麼被隔開了。天才剛亮,禮儀車一台接著一台開進火葬場。 確診者火化前的的最後一段路,無論是從家中將亡者抬下樓、或從醫院離開,載到殯儀館相驗後,再載到火葬場,陪在身邊的都是接體員...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