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鏡頭

極道末路/黑道大哥祭典擺攤賣小吃 日本黑幫神祕傳統被警掃蕩

巡迴全日本的「的屋」(TEKIYA)在神社寺廟擺攤為業,最大組織是指定暴力團「極東會」。此為示意圖,照片中人物非新聞當事人。CC BY 2.0@Ari Helminen
巡迴全日本的「的屋」(TEKIYA)在神社寺廟擺攤為業,最大組織是指定暴力團「極東會」。此為示意圖,照片中人物非新聞當事人。CC BY 2.0@Ari Helminen

巡迴全日本的「的屋」(TEKIYA)在神社寺廟擺攤為業,最大組織是指定暴力團「極東會」。換言之,在攤位叫賣的可能是刺龍刺鳳的黑道大哥與小弟,這與日本黑幫的起源有關。

日本黑道有兩種勢力,一種是以賭博為生的「博徒」,一種叫「的屋」。戰前,路邊的常設攤販是合法生意,直到1950年東京禁止常設路邊攤,其他地方跟進,才變成違法。...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3/17前成為年訂戶
訂閱即送咖啡券 再享獨家1對1職涯引導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3/17前成為年訂戶
訂閱即送咖啡券 再享獨家1對1職涯引導

系列文章

日本山口組唯一一位女性組長小田切波(圖)主持的龍我會,在日本黑幫全盛年代相當活躍。圖/取自X平台小田切波帳號

極道末路/日本山口組傳奇女組長 她有顆「做媽的心」禁組員切小指

雖然在日本黑幫有大哥的女人、極道之妻這樣的角色,但據日本媒體報導,日本山口組出現過的女性組長,只有小田切波。小田切的龍我會在日本黑幫全盛年代相當活躍,不過她不允許幫眾遵循切小指的極道規矩,理由是做為單親媽媽,深切知道父母的痛心。 小田切出生在宮崎縣的貧窮家庭,常因衣著被同學嘲笑,每一天的生活都從吵架開始。年僅17歲的她給家人留下字條「我不會造成你們的麻煩」後便離開故鄉。喜歡唱歌的她在俱樂部、酒店打轉,用吉他彈唱謀生。一日在福岡博多的俱樂部表演,店長問她要不要與老闆見個面,這是小田切第一次見到山口組的伊豆健兒。...

2020年6月4日日本新宿的歌舞伎町爆發亂鬥,日本第二大指定暴力團住吉會旗下武鬥派,與日本最大風俗業星探集團在街頭鬥毆。圖為歌舞伎町夜總會的廣告看板。路透

極道末路/黑幫遭挖牆角下獵「探」令 紅燈區星探集團3年前險被滅

2020年6月4日日本新宿的歌舞伎町爆發亂鬥,日本第二大指定暴力團住吉會旗下武鬥派,與日本最大風俗業星探集團在街頭鬥毆。開端是住吉會認為NATURAL這新興組織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黑幫動員逾500人執行獵「探」行動。日媒報導,經過3年,對立的兩方關係有了變化。

日本警視廳11日破獲的詐騙集團是以柬國南部施亞努市的度假飯店為據點,有19名嫌犯被帶回日本。路透

極道末路/日本黑道窮到去詐騙 還當工人、賣二手書只求有飯吃

日本也有民眾被高薪工作騙去柬埔寨當「豬仔」,警視廳近日從柬國移送19名詐騙集團成員,認為騙來的錢是拿去供養暴力團(黑幫)。以前日本暴力團不做詐騙、不欺負老人,但是法令箍緊幫派分子,他們另闢財源。前陣子被抓的神戶山口組成員,平日還兼差泥作。

日本警察廳最新統計,2021年底列管的暴力團(黑幫)成員及準成員2萬4100人,與30年前暴力團對策法施行第一年相比,不到三分之一,續創人數新低。圖為1988年山口組成員出席告別式。美聯社

極道末路/日警方掃蕩有成?暴力團「潛水」做事還能省人事成本

1988、1989年台灣股市、房地產、六合彩發燒,加上「六年國建計畫」的公共工程有利可圖,台灣的幫派組織在短短2、3年間累積不少財富,漸漸介入政經體系,藉選舉漂白,演變成黑金政治,合法掩護非法。

推薦閱讀

討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討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