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憂鬱世代】青少年停課…整天困在家 4個方法不憂鬱

學校因疫情停課,不只可能造成青少年憂鬱增加,近期也少了許多求助機會與管道。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學校因疫情停課,不只可能造成青少年憂鬱增加,近期也少了許多求助機會與管道。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瞬間升溫,全國高中職以下學生都得停課在家至6月14日,之後能否復課還充滿變數。此次雖是台灣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首次全面停課,但2020年就經歷停課潮的世界各國,已陸續發現停課對兒少精神健康產生負面影響,值得台灣借鏡與關注。

美國統計:青少年停課後 憂鬱人數激增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統計,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時,全球有91%學生碰到停課,截至2020年11月,仍有30個國家、5.72億學生受到停課影響。停課潮爆發初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調查顯示,兒少會擔心與家人和朋友分離,以及感染病毒;也會因無法到校與同學互動,有憂鬱和失落情緒,對生活失控感到焦慮

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CDC)最新研究發現,2020年4月開始,美國因精神健康問題(如焦慮、憂鬱、恐慌)到急診室的兒少明顯增加,相較2019年,5到11歲就診比率增加24%,12到17歲增加31%。《紐約時報》今年2月底報導,2020年美國青少年有輕生意念或行為的比例,較2019年提高25%。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因疫情無法到校,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最新研究發現,2020年4月開始,美國因精神健康問題到急診室的兒少明顯增加。法新社
因疫情無法到校,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最新研究發現,2020年4月開始,美國因精神健康問題到急診室的兒少明顯增加。法新社

擔心人際和課業 學生焦慮爆棚

「停課幾天,已經有不少孩子跟我們說,『原來人與人面對面接觸這麼重要』。」台北市大直高中輔導主任吳姿瑩觀察,防疫升級不只衝擊大人,對學生而言也覺得很突然,原本只有國三和高三停課,隔天就變全校停課,很多學生來不及應變,連課本都還來不及整理拿回家,當生活中出現太多不可控的變化,孩子容易不安、煩躁、焦慮,甚至易怒。

兒福聯盟提供給13到18歲青少年的「踹貢少年專線」,停課至今來電量也明顯增加。兒盟政策中心資深主任李宏文指出,打來的電話多半是抒發焦慮情緒,例如國、高中生學業壓力較大,很擔心停課讓學習進度落後;或者因無法和朋友見面心情低落、家中3C設備不足導致親子衝突等。

對於本來就已經有憂鬱、自傷傾向,或家庭氣氛不好的學生影響更大。吳姿瑩說,這些高風險個案原本到學校,還能在需要時求助學校輔導室,同學師長也可以隨時關注,但疫情下大家都關在家,自傷、家暴等風險都更高,學校現在針對高風險個案會每日主動關心,若孩子連續好多堂課都沒有上線,各科老師都會即時回報。

吳姿瑩還看到很多學生,原本習慣的生活方式一停下來後,瞬間失去重心,覺得每天「了無生趣」,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吳姿瑩說,台灣學生以前沒有太多安排自己生活的機會,雖然線上課程仍在進行,但畢竟跟每天固定時間上下課、放學到補習班不同,未來疫情還難以預測,如何重新安排生活與安定情緒,對家長和孩子都是新挑戰。

停課期間,除了擔心跟不上課業,人際關係也是焦慮的來源。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停課期間,除了擔心跟不上課業,人際關係也是焦慮的來源。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4個方法 助青少年穩定情緒

●方法一:不過量吸收疫情訊息

吳姿瑩提醒,不只是家長擔心疫情,孩子或多或少也會,怕自己在乎的好朋友和家人接觸到確診者或確診,也有學生光聽到確診案例增加,就壓力指數飆升。

「人人都焦慮疫情,但全家人可以互相提醒,不要整天黏在疫情新聞上。」吳姿瑩建議,適度了解、知道最新防疫措施就好,但若明顯察覺到自己的情緒因過量訊息而受影響時,就要及時關掉手機或電視,不要讓疫情主宰自己的情緒和生活。

另外,家長可以協助孩子分辨疫情下,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吳姿瑩說,人碰到太多不能控制的情況時,情緒本來就容易憂慮恐慌,接受自己的有限、情況並非完全操之在己,有助面對轟炸般的疫情資訊。例如戴口罩、減少出門,就是孩子可以控制的事,但染疫人數上升、停課、股市跌宕等,就非個人能控制。

●方法二:建立運動習慣、每天寫日記

吳姿瑩說,安定情緒有所謂的「安心五寶」,分別是信仰、運動、同伴、轉移、改觀。其中運動很重要,運動可以分泌腦內啡,有助穩定心情。例如她自己這幾天和女兒在家,兩人會一起打開YouTube的舞蹈影片,親子一起做運動,不只舒壓,也有助培養親子感情。

另外,吳姿瑩建議在家學習的學生,可以養成每天寫日記的習慣。寫日記不一定要寫在本子上,每天發一則臉書貼文也可以,主要是幫助自己反思和沈澱情緒。

●方法三:發揮創意 定期視訊維繫人際互動

同學間無法見面相處,難免心情低落。吳姿瑩建議,雖然無法到校見面,但同學間仍可以每日約固定時間,幾個好朋友一起上線視訊聊天,或者是利用線上課程後的時間,發揮創意,建立人際連結、交流彼此在家的生活。

吳姿瑩分享,有學生在下課後,大家一起繼續留在線上教室的視窗裡,分享自家的螢幕畫面,打開YouTube點歌,舉辦班級線上K歌大會;或者在線上平台的個人圖像上,上傳自己嬰兒時期的照片,增加與朋友間的討論話題,都是很有創意的線上人際連結,「疫情下用網路交流無法避免,但可以讓線上互動更加有趣」。

●方法四:建立生活秩序感

李宏文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疫情期間有給家長5個陪伴建議,包括支持和鼓勵孩子表達情緒、多花時間陪伴孩子、用孩子理解的語言解釋目前疫情情勢等,其中「建立生活秩序感」對停課時期尤其關鍵,孩子沒有到學校,更需要訂出明確的計畫表,例如何時上課、何時自習、何時休息玩樂。

吳姿瑩則建議,就算不用到校上課,學生還是要盡量維持作息穩定,「平日幾點起床、幾點睡覺,就不要相差太多」,疫情、停課會持續多久還未可知,維持自己生活的節奏和規劃有助穩定身心,也有助於回歸復課後的正常生活。

爸媽先安頓好自己 才能陪伴孩子

香港民間組織「香港小童群益會」曾針對507位9到17歲學生、475位家長進行停課後心理狀態調查,結果顯示家長在停課期間的壓力比孩子還大,41.7%家長情緒、精神健康達到「需關注水平」,多半擔憂家庭經濟狀況和親子關係。(調查原文

「家長可以適度和孩子承認自己的無助和壓力,不用當無敵鐵金剛」。李宏文說,家長跟孩子一樣,都是第一次碰到因疫情停課、居家工作,很多事情家長自己都還在摸索,需要全家相互支撐、攜手度過。

李宏文建議,父母可以用「全家一起出任務」的方式和孩子溝通,例如家事需要拆解分工、父母工作忙碌或壓力大時,孩子也能扮演安慰和聆聽的角色;大一點的孩子則可以分擔更多責任,如幫忙照顧弟妹等,讓孩子知道疫情下自己不完全是被動接受照顧的角色,也要一起照顧家人。

「若家長真的遇到困境,還是要適時求助。」吳姿瑩說,每個家庭資源不同,有的家庭光要維持收入就已經很辛苦,若家長遇到難以處理的情況,或有教養上的難題,建議仍可求助學校輔導室,或民間也有許多專線資源可運用,不用全靠自己一肩扛起。

國內疫情升溫,導致青少年失去與人互動的機會,恐增加憂鬱的風險。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國內疫情升溫,導致青少年失去與人互動的機會,恐增加憂鬱的風險。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家長最需要時 政府諮詢專線卻暫停

由教育部主管、各縣市家庭教育中心都有提供4128185家庭教育諮詢專線,不過記者查詢後發現,即日起暫時停止服務,待疫情趨緩再重啟。家有兩個孩子的Sandy本來想打去諮詢如何減少待在家的親子衝突,卻發現無人可找。

「關在家的時間愈久,家庭教育需求只會愈來愈大」。李宏文建議教育部,應設法克服人力和技術上的困境,維持非面對面接觸的專線服務,讓有需要的家長多一個求助管道。

聯合報整理衛福部、民間可運用的專線資源,提供有需要的家長及學生參考:

生命線24小時專線:1995

自殺防治24小時安心專線:1925

張老師專線:1980

董氏基金會:(02)27766133 #21~25

兒盟哎喲喂呀兒童專線(6~12歲):0800-003-123(一至五 15:00-19:00)

兒盟踹貢專線(13~18歲:0800-001-769/LINE帳號:@youthline(一至五 15:00-19:00)

兒盟爸媽call-in教養專線:0800-532-880(一至五 14:00-17:00)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系列文章

傳統觀念以為盡量避免討論死亡就能解決問題,甚至以玩笑看待這些言行,但許多孩子善於強顏歡笑,絕不能輕忽青少年的「說說而已」。記者季相儒/攝影

【憂鬱世代】孩子若說「活著沒意義」 家長如何判斷是求救訊號或情緒發洩?

青少年憂鬱、自傷人數逐年上升,如果孩子說「不想活了」、「世界有我沒我,感覺都一樣」,家長該如何辨別這是求救信號,還是短暫的情緒發洩?臨床心理師與專業輔導教師建議,可以從孩子憂鬱情緒持續的時間、表達方式等細節觀察,若只是一時情緒,可耐心陪伴孩子度過,並教導孩子正確表達情緒的方式。

青少年憂鬱風暴不只席捲台灣,近年來世界各國也面臨同樣問題。記者季相儒/攝影

【憂鬱世代】澳洲推「精神急救」助青少年甩憂鬱 不再只說「別想太多」

台大健康行為與社區科學研究所副教授、精神科醫師張書森長期研究自殺防治,也曾赴英國參與課程。他指出,MHFA類似心理健康版的心肺復甦術,是一款培訓一般大眾的精神健康急救指南,只要上完固定時數課程,獲得認證的學員就算未經長期專業訓練,也能及早察覺他人情緒變化,並且清楚有哪些資源可運用,幫助需要者即時尋求專業協助。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郭葉珍,分享陪伴孩子度過情緒風暴的經驗。記者林伯東攝影

【憂鬱世代】有自殺念頭,先跟媽媽說一聲…郭葉珍陪伴女兒度過憂鬱風暴

當孩子有自殺念頭,你會怎麼辦?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郭葉珍跟憂鬱症女兒說:「沒問題,回來跟媽媽說一下再去。」 郭葉珍前夫的爸爸有憂鬱症病史,工作上的專業訓練讓她知道,孩子可能遺傳前夫家的憂鬱基因,她從孩子懂事後就讓一雙兒女知道,自殺念頭是腦部化學物質分泌產生問題所致,也常常對他們說:「如果有一天你想自殺,沒問題,回來跟媽媽說一聲再去。」她希望孩子知道:這只是一個念頭而已,不要對此有罪惡感。

這一代青少年與父母關係更好、更願意傾訴,但自殺與憂鬱比例仍是最高的一代。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憂鬱世代】她是專家也是平凡媽媽:溝通和情緒勒索 只在一線之間

青少年,是多數孩子讓父母最傷腦筋的成長階段,古今皆然。好消息是,這一代青少年與父母關係更好、也更願意跟父母傾訴;壞消息是,父母沒有因為孩子更願意傾訴而變得更懂他們,孩子是自殺與憂鬱比例都最高的一代。 兒盟失蹤兒童少年資料管理中心組長許慶玲從事兒少工作多年,其中一個重點工作是負責兒盟的「踹貢少年專線」服務,2013年開始,許慶玲傾聽13到18歲青少年的壓力和需求,她比一般人更了解青少年的心情與煩惱;但同時,許慶玲也是青少年的母親。回到家,卸下社工的專業、兒少工作者的角色,她也是個會感到軟弱挫折、會在兒子面前掉眼淚的平凡媽媽。 以下是許慶玲第一人稱分享他如何讓青少年孩子願意聊,而父母也有辦法接招的心法: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