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擎天崗水牛暴斃 刺絲圍籬惹議

外號水牛伯的立法院長游錫堃(左)昨天再到擎天崗關心連續暴斃的水牛,他穿起雨鞋走爛泥巴到牛棚看看。記者邱德祥/攝影
外號水牛伯的立法院長游錫堃(左)昨天再到擎天崗關心連續暴斃的水牛,他穿起雨鞋走爛泥巴到牛棚看看。記者邱德祥/攝影

陽明山擎天崗水牛集體暴斃引發社會各界關注,有「水牛伯」之稱的立法院長游錫堃昨天再度上山看牛;陪同的文化大學教授胡正恆表示,山上刺鐵絲圍籬圈限制水牛活動範圍,若水牛能自由移動就不會死,呼籲「不要讓水牛為了吃草弄得滿身傷痕」。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長劉培東解釋,圍籬具一定功效,未來會研議是否有更好作法,但水牛並非為了吃草而遭刺鐵網畫傷。

擎天崗水牛接連死亡除了營養不良,民眾也質疑陽管處二○一九年底圍起刺鐵絲網造成牛吃不飽、吃不好。學者質疑主因恐要追溯接連兩次牛撞傷人國賠案,法官都以陽管處人牛隔離設施維護不當判賠,迫使政府設施愈做愈多,害死牛的不只是惡劣天氣,法官恐怕也是幫凶。

陽管處指出,法院以陽管處未以設施有效管理人牛衝突判賠,因此區隔人牛設施也從一條簡單繩索升級成有刺的鐵絲網圍籬;但國家公園向來宣導對野生動物不干擾、不餵食,並要注意自身安全,這群無主水牛長期野化已被視為野生動物,陽管處不是畜養者,結果要擔負人牛衝突責任並不公平。

文化大學景觀系教授郭瓊瑩表示,這群牛已自然野化,在國家公園要自力生活,設圍籬是破壞自然景觀;國家公園不是動物園,也不是牧場,法官可檢討陽管處對遊客宣導是否足夠,但判定設施不良造成人牛衝突的論點「很有問題」,也等於逼政府把人民都當媽寶。

游錫堃表示自己從小飼養水牛,了解水牛跟人一樣怕冷怕熱,夏天到山上避暑、冬天到低海拔處避寒,若水牛一定要養在陽明山,甚至用圍籬圍起來,這樣違反水牛習性。他說,陽管處有不得已苦衷,若無圍籬,水牛恐造成農損、傷害遊客,甚至闖入道路遭車撞,是否架設圍籬很兩難;若營建署或陽管處認為水牛在陽明山的管理有困難,他願意作為協調者,幫忙找尋更適合的地方。

擎天崗水牛。記者邱德祥/攝影
擎天崗水牛。記者邱德祥/攝影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討論數: 0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