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幕後

【聽障溝通路2】防疫國家隊投入研發 能看見嘴型的幸福口罩

在聽障者團體請命下,台灣口罩大廠康匠願意投入透明口罩研發。圖/台灣康匠提供
在聽障者團體請命下,台灣口罩大廠康匠願意投入透明口罩研發。圖/台灣康匠提供

台灣口罩國家隊最近默默促成研發透明口罩的美事,總指揮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是推手,口罩廠「台灣康匠」身先士卒;台灣康匠總經理陳勇志一肩扛下這項使命,源自一杯手搖飲,希望一片小小的口罩,能傳遞社會關懷弱勢的溫暖。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訂閱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青年讓偏鄉不再凋零 ➤ 專題|質青洄游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青年讓偏鄉不再凋零 ➤ 專題|質青洄游

系列文章

美國女大生艾希莉.勞倫斯(Ashley Lawrence)關懷聽障者處境,土法煉鋼製作出一款透明口罩免費提供聽障人士索取,該計畫在募資平台引發廣大迴響。圖/截自Ashley Lawrence臉書

【聽障溝通路4】1位女大生的小小善心 在各國掀起「透明浪潮」

透明口罩最早的構想,來自美國女大學生艾希莉.勞倫斯(Ashley Lawrence),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主修聽障教育的勞倫斯,關心聽障者處境,在家跟媽媽一起手工縫製出一款透明口罩,打算免費提供聽障者索取。

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右),為先天聽損的女兒考取語言治療師執照,並成立蒲公英聽語協會,幫助更多聽損兒。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聽障溝通路3】「聽障女兒是禮物」她奔走催生透明口罩除溝通障礙

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說,女兒是老天送給她最棒的禮物,原本在知名法律事務所工作,女兒1歲半那年還不會叫爸媽,就醫發現有先天性極重度聽損。辭去工作陪女兒復健,並成為聽語教師,考上語言治療師,後來創辦協會、催生透明口罩,都是為聽障者掃除溝通的障礙。

防疫期間人們戴上口罩,遮住了表情,讓聽障者讀不了唇語、看不到人們的表情,彷彿完全進入無聲世界。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聽障溝通路1】戴上口罩、少了唇型 他們進入無聲世界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人人戴上口罩防疫自保,只剩一雙眼睛,看不到臉上表情。但對聽障者來說,口罩遮住的,不只是喜怒哀樂,更是交談溝通的重要線索,因為比手語必須看對方的表情,戴助聽器、人工電子耳的人,也需要讀對方的唇型輔助。人口一罩的疫情時代,阻擋了病毒,卻罩住聽障者的溝通路。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