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幕後

【愛滋長照難題/中】獨居窮忙賺錢、身體早衰 愛滋患者:晚年困境更需長照資源

40歲的阿雄,是台灣第一批愛滋感染者。採訪當天,阿雄摸著手上的皮疹疤痕,笑笑地說「很多人看到我的皮膚還是會害怕。」記者馮靖惠/攝影
40歲的阿雄,是台灣第一批愛滋感染者。採訪當天,阿雄摸著手上的皮疹疤痕,笑笑地說「很多人看到我的皮膚還是會害怕。」記者馮靖惠/攝影

40歲的阿雄,是台灣第一批愛滋感染者。採訪當天,他摸著手上的皮疹疤痕,笑笑地說「很多人看到我的皮膚還是會害怕」。阿雄是關愛基金會收容的住民,也是工作人員。被家人「勸」離家後,他開始存錢替老年生活做準備。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系列文章

高齡愛滋感染者的長期照護問題刻不容緩,但若設置愛滋專屬的長照機構,恐面臨「被標籤化」的困境。圖/聯合報系資料片

【愛滋長照難題/下】設愛滋專屬長照機構? 官方擔心反成社區排斥箭靶

高齡愛滋感染者的長期照護問題刻不容緩,但若設置愛滋專屬的長照機構,恐面臨「被標籤化」的困境。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呼籲所有照護服務單位,對愛滋感染者要「一視同仁」,不應歧視和拒收。但他坦言,「台灣社會的觀念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愛滋感染者尋求長照資源常「碰壁」,好不容易找到願收容的機構,卻被要求「加價」。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愛滋長照難題/上】「老愛滋」孤獨老去 尋求資源頻碰壁 回社區、求職也好難

高齡化社會下,有許多老老照顧的無助和無奈,而愛滋感染者的照顧更是「難上加難」,「安度晚年」成為感染者遙不可及的夢。衛福部疾管制署曾預估,到2036年約有2萬7000多名愛滋感染者將邁入50歲以上,占比成長至五成二。但愛滋感染者尋求長照資源常「碰壁」,好不容易找到願收容的機構,卻被要求「加價」;家庭支持弱、無穩定收入者,年長後只能流浪街頭,孤獨老去。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