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愛滋長照迴響/下】胡蘿蔔與棍子 打破汙名恐懼無限循環

目前台灣社會對於愛滋感染者仍帶有標籤化及汙名化,導致許多長照機構或居家服務員不願收置、照顧感染者。本圖為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目前台灣社會對於愛滋感染者仍帶有標籤化及汙名化,導致許多長照機構或居家服務員不願收置、照顧感染者。本圖為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日前調查報導,目前台灣社會對於愛滋感染者仍帶有標籤化及汙名化,導致許多長照機構或居家服務員不願收置、照顧感染者。報導引起政府關注,衛福部長照司表示,對於服務包括愛滋感染者等長照資源較匱乏或照顧難度較高個案的民間收容機構,思考評估給與獎助、補助措施,兼顧社會公平及去歧視化。

去歧視 將修愛滋條例相關規定

另外,國內外醫學證據顯示,HIV帶原者若穩定服藥,體內病毒量控制在「測不到」,傳染給他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衛福部疾管署表示,將修正「愛滋條例」第21條相關規定,盼能打破汙名和恐懼的循環,倡議「去歧視」的愛滋疾病宣導,讓機構「拒收」情況減少,助老愛滋們安享晚年。

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說,政府的立場不希望愛滋感染者被「標籤化」,因此不建議設置愛滋感染者專屬長照機構,但目前確實有些機構不願意收置感染者,原因為台灣整體社會對愛滋感染者仍有排斥心理。衛福部會努力擴增照護機構床位,預計到113年可以再多6千多床,其中也包括收容愛滋感染者的床位,也會持續加強照護人力對愛滋感染管制的訓練課程。

民間長照老愛滋 思考補助措施

周道君也提到,長照司會思考對願意提供愛滋感染者服務的民間長照機構有獎補助措施,「未來有機會進行討論」。但他強調,如果針對單一疾病個案提供獎補助,必須要避免「標籤化」,因此獎補助措施不會聚焦愛滋感染者,還會包括「重度身心障礙者」等個案,也比較能顧及公平性。

台灣愛滋病護理學會委員李佳霖肯定衛福部長照司願意思考給予獎勵補助,但認為關鍵還是看醫院或機構想不想做,私人機構是否埋單?對此,他態度仍有保留。因為愛滋感染者和社會融入的關鍵不在「法律」,雖然法律很重要,但核心是規範問題。長照是針對一般人普遍適用的規範原則,但愛滋感染者年長化及疾病已成為慢性病的照護需求,非一般照護機構可以滿足。

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指出,不希望愛滋感染者被「標籤化」,因此不建議設置愛滋感染者專屬長照機構,但衛福部會努力擴增照護機構床位。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指出,不希望愛滋感染者被「標籤化」,因此不建議設置愛滋感染者專屬長照機構,但衛福部會努力擴增照護機構床位。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愛滋居住安養權 至今未被實踐

李佳霖表示,2007年法規早就明定愛滋感染者的居住和安養權利必須被保障,但至今未被實踐也沒有實質改善。再者愛滋服務工作者會透過法律控訴拒收機構的比例非常少,關鍵不在「法」的層次,而在社會規範。

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陳玟如也說,當政策獨厚某一疾病類群時,不僅會將該疾病特殊化,區隔過程中也會讓感染者對未來感到恐慌。現有長照服務體系在市場化的機制下,愛滋、無家與身心障礙等長者,更容易被排除在正式照護體系之外。

日本列資源清單 避照護標籤化

陳玟如以日本經驗為例,日本對愛滋的社會教育較台灣起步早,所以將長照機構願意照顧的對象、疾病類屬(含傳染性疾病、慢性疾病等)清楚羅列,並形成資源清單,再由人民評估自己是否能有自行承擔的能力並加以選擇。也就是日本既有專責照護機構也有混合型單位,也較能兼顧地方資源差異,不會產生集中收容導致標籤化的結果。但前提是社會大眾面對愛滋已有正確認知和足夠成熟度,相關照護服務單位也有足夠專業提供愛滋照護服務。

在愛滋病治療有了有效療法和藥物,感染者平均壽命跟一般人沒什麼差異。但近年有感染者因為違反「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愛滋條例)第21條,明知自己感染卻隱瞞傳染他人被判刑的案例。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將研議修訂「危險性行為範圍標準」,將穩定服藥且已控制體內病毒量的感染者,納入危險性行為範圍判斷要件之一。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表示將研議修訂「危險性行為範圍標準」,將穩定服藥且已控制體內病毒量的感染者,納入危險性行為範圍判斷要件之一。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愛滋條例若修訂 提升收治意願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說,有關愛滋條例21修正案,將研議修訂「危險性行為範圍標準」,將穩定服藥且已控制體內病毒量的感染者,納入危險性行為範圍判斷要件之一,修正案預告中。根據疾管署統計,我國截至目前已知服藥中的感染者,95%血液中測不到病毒量。

台灣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表示,許多長照機構不願意收治愛滋感染者都是因為擔心有被感染的風險,衛福部終於願意修訂愛滋條例,告知社會大眾穩定服藥的感染者並沒有傳染的疑慮,應能扭轉社會大眾的觀念,也連帶提升長照機構收治感染者的意願。

但徐森杰表示,仍希望政府能在有數據及科學證據的前提下,在長照2.0政策中,將年長愛滋感染者納入服務對象之一。感染者服藥治療後平均餘命雖與常人無異,但老化年齡會從55到60歲開始,比一般人更早步入老年。

觀念停留卅年前 刻板印象難消除

關愛基金會社工員陳佳備表示,現在不少愛滋教育仍屬於「恐嚇式教育」,導致愛滋病被貼上汙名標籤,導致外界仍有愛滋感染者是性行為不檢點的誤解。也因為長期的社會觀感和歧視,許多長照機構對於收置愛滋感染者心生擔憂。關愛之家照顧愛滋感染者的多年實務工作經驗可以證明,照顧感染者並不會被傳染愛滋病毒。

陳佳備說,很多長照機構負責人或是照護者對於愛滋疾病的觀念仍停留在20、30年前,加上外界總將愛滋跟同志、毒品有所連結,才會導致歧視不斷循環發生,「刻板印象真的很難消除」。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林春元表示,愛滋條例21條應該除罪化,即便仍有處罰蓄意傳染的考量,也必須排除未遂犯。因為行為人若接受適當治療已經確認體內驗不出病毒,醫學上已達到無傳染性,沒有處罰的正當性。

蓄意傳染行為 只有愛滋以刑罰論罪

林春元肯定衛福部修法,但他認為,目前在傳染病相關法律中,蓄意傳染的行為只有愛滋條例以刑罰規定,「這對感染者而言是不平等且相當嚴苛的」。目前醫學進展已經可以使愛滋感染的致死率大幅降低,與一般慢性病相似,已無以刑罰論罪的必要性。

民眾黨立法委員蔡壁如也表示,愛滋長照議題是一個「照不見光」的議題,她無法視而不見。根據衛福部疾管制署的預估,到2036年約有2萬7000多名愛滋感染者將邁入50歲以上,占比成長至五成二。高齡化社會下,有許多老老照顧的無助和無奈,而愛滋感染者的照顧更是「難上加難」,「安度晚年」成為感染者遙不可及的夢。如何避免標籤化,同時給予愛滋感染者長照的需求,需要更多的人來討論。

聯合報數位版 陪你挺過疫情風暴 【 立即訂閱支持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系列文章

高雄市衛生局擬規畫在高雄市高齡整合長照中心成立「特殊疾病個案照護專區」,提供約50多個床位給愛滋病感染者等特殊疾病個案。圖為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愛滋長照迴響/上】讓老愛滋安度晚年 高雄「悄悄」伸援手

本報日前揭露老年愛滋感染者的長期照護困境,許多「老愛滋」經常面臨照護機構拒收或要求加價,導致無法安度晚年。報導引起衛福部及地方衛生局重視,衛福部疾管署表示,高雄市衛生局擬規畫在高雄市高齡整合長照中心成立「特殊疾病個案照護專區」,提供約50多個床位給愛滋病感染者等特殊疾病個案。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