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鏡頭

南韓空軍性侵醜聞揭「國防布」惡習 更暴露出部隊扭曲的性觀念

南韓空軍近日爆出一名女性中士3月被迫跟同袍聚餐,事後遭學長猥褻,部隊卻試圖息事寧人,事後處理更造成二度傷害,導致當事人最後在營區輕生。畫面翻攝:YouTube/YTN news
南韓空軍近日爆出一名女性中士3月被迫跟同袍聚餐,事後遭學長猥褻,部隊卻試圖息事寧人,事後處理更造成二度傷害,導致當事人最後在營區輕生。畫面翻攝:YouTube/YTN news

南韓空軍近日爆出重大醜聞,一名女性中士3月被迫跟同袍聚餐,事後遭學長猥褻,長官卻試圖息事寧人,消極處理造成二度傷害,導致當事人5月22日在營區尋短。整起事件曝光後震驚全南韓,迫使總統文在寅出面下令「查到最高層」。空軍參謀總長李成龍4日引咎下台,文在寅也即刻批准。

韓媒指出,這是軍方輕視性犯罪的落後文化、發生問題後試圖掩蓋的習性,加上軍方司法單位調查處理不力等種種因素交織而成的悲劇。

聚餐後被學長猥褻 上級不查還要她息事寧人

綜合韓媒報導,被害人李姓中士3月2日晚間被迫參加上司熟人新店開幕的私人慶祝聚餐,卻在飯後返回宿舍路上,遭到學長張姓中士猥褻。

據報李姓中士曾試圖勸阻張姓中士,直言「請住手,以後還怎麼見面」,也在事後檢舉張姓中士性騷擾。但張姓中士僅承認部分指控,李姓中士就將案發車輛內的行車紀錄器影像提交給服役的空軍第20戰鬥飛行團憲兵。全案至此已有證明犯罪事實的充分證據,但憲兵卻沒有積極調查。

據悉,相關單位等到3月17日才首度調查張姓中士,卻認為他沒有逃亡之虞,僅進行一次不拘留調查,甚至直到李姓中士死後的5月31日,才扣留可作為關鍵證據的手機。

此外,上級也沒有試圖保護被害人,反而擔心私人聚會事情曝光,希望透過和解息事寧人。一名盧姓准尉要求李姓中士把此事當成沒有發生過,另一名上級士官也施壓,指其他出席聚餐的人會連帶受害。主嫌張姓中士甚至發「乾脆死了算了」等簡訊,讓李姓中士受到二度傷害。

事隔三個月,加害人張姓中士才於2日被捕,涉嫌不作為的各機關也陸續遭到搜索。圖/YouTube/YTN news
事隔三個月,加害人張姓中士才於2日被捕,涉嫌不作為的各機關也陸續遭到搜索。圖/YouTube/YTN news

案發後調單位疑受霸凌 尋短死因更遭高層淡化

南韓國防部2020年通過性暴力預防活動方針,對默許、幫助、隱瞞與包庇性犯罪的懲戒標準拉高到等同加害人,但直到事發2個月,家屬5月3日向國防部檢察團起訴為止,試圖隱瞞整起事件的人都還沒有受到調查,軍方的放縱與折磨是壓垮李姓中士的最後稻草。

據報,李姓中士跟軍隊的心輔官談過22次,也有相應保護措施,並在案發後休假2個月,但5月3日收假後,就沒有再獲得其他協助。

李姓中士隨後申調空軍第15特殊任務飛行團獲准,但家屬指她在新單位的待遇很差,還被視為麻煩製造者,更疑似受到集體霸凌。李姓中士在轉任新單位的3天後,跟隸屬於第20戰鬥飛行團的未婚夫登記結婚,卻在隔天被人發現輕生。

據指李姓中士生前曾絕望地表示,組織已經不再保護她了。空軍向國防部提報李姓中士尋短的消息時,也被控試圖將此事淡化,將案件歸類為與他案無關的「簡單死亡」,也沒有提到她曾遇到性騷擾。

空軍參謀總長李成龍(圖)4日引咎下台,文在寅總統即刻批准。圖/YouTube/연합뉴스TV
空軍參謀總長李成龍(圖)4日引咎下台,文在寅總統即刻批准。圖/YouTube/연합뉴스TV

生前受性騷擾不只一次 家屬委任律師告到底

隨著民間不滿聲浪越來越高,南韓國防部從空軍手中接管此案。張姓中士2日才因涉嫌性侵與故意傷害被捕,空軍總部憲兵團與空軍第15特殊任務飛行團部遭到搜索,刑事調查指揮部人員則獲派前往瑞山市的第20戰鬥飛行團部,「以檢查該單位的憲兵是否妥善適當實施初步調查」。

中央日報報導,李姓中士家屬的委任律師金正煥已具狀起訴3名軍士官。金律師指出,除張姓中士外,李姓中士還曾遭遇至少2人的強制猥褻。此次起訴的3人中,有2人曾聽取李姓中士檢舉張姓中士,其中一人也對李姓中士進行性侵,2人均在當日被解職與接受調查。

金律師起訴的第三名被告則是其他單位的士官,涉嫌在1年前的另一個聚餐場合性侵李姓中士。他說,「將對更多故意掩蓋事件的部隊幹部提起訴訟」。

南韓國防部長徐旭2日在李姓中士牌位前致哀。圖/韓聯社
南韓國防部長徐旭2日在李姓中士牌位前致哀。圖/韓聯社

性觀念扭曲 軍方人士承認聚餐文化是禍源

據悉李成龍將軍引咎下台前,曾感嘆軍方動作太慢,「為什麼現在才採取措施?」另有軍方人士指出「我們也感到很悲哀,憲兵與軍檢機關太無能了,即使催促報告也太晚,有時也會出現與事實不符的內容。」

中央日報指出,除軍方文化以男性為中心、法制缺陷與上級不作為外,相關人士一致指出,軍中聚餐文化才是各種性侵事件孳生的溫床。一位不具名軍方人士透露,「聚餐時,有人會用軍人精神等冠冕堂皇的口號故意給女兵灌酒,出事後如果檢舉,就說是酒後失態。」

一名不具名女兵告訴記者,「現在並不是因為沒有制度才會發生性犯罪事件,一些部隊幹部扭曲的性觀念才是本質的問題。」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你也可以看】

南韓徵兵納入女性請願再起 擔心少子化背後有更黑暗的理由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