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體制內出走/上】不知為何而讀 他們跳脫升學枷鎖自己選擇學習路

中信實中學生邱裕宸(左)、簡宇宏有感於體制內學習環境讓他們無法伸展手腳,決定改念實驗教育機構。記者馮靖惠/攝影
中信實中學生邱裕宸(左)、簡宇宏有感於體制內學習環境讓他們無法伸展手腳,決定改念實驗教育機構。記者馮靖惠/攝影

台灣各類型實驗教育過去5年成長兩倍多,愈來愈多「九年級生」在升上高中職之前,不願繼續每天在校14小時,陷入讀書、考試的無止盡循環,選擇從升學的桎梏解脫,「出走」到實驗教育,甚至有人離開台北南下念實驗高中。有實驗教育機構學生表示,不願因為忙於讀書,忘了思考自己未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訂閱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青年讓偏鄉不再凋零 ➤ 專題|質青洄游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青年讓偏鄉不再凋零 ➤ 專題|質青洄游

系列文章

長年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受教權、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右一),預計今年申請籌設國際實驗大學。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體制內出走/下】自學教父也投入 但實驗大學申辦仍卡關通過數掛蛋

教育部開放申設實驗大學3年多,目前已有三件申請案,但通過數仍掛零。長年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受教權、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預計今年申請籌設國際實驗大學,結合國外大學線上開放課程,讓學生可自主規畫最合適的學習內容與方式,不會像一般大學生被沒興趣的必修課綁住。

要成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必須經過縣市政府審查、訪視、評鑑,但有申請者質疑各地方政府外聘的審議委員標準不一。圖為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體制內出走/中】實驗教育審議委員挨批標準不一 透明與獨立如何兩全?

要成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必須經過縣市政府審查、訪視、評鑑等關卡,本報追查,過程難免出現漏洞。有申請者質疑各地方政府外聘的審議委員,審查標準不一,且委員資格不公開,甚至有委員不小心透露自己在經營「補習班」,應公開。但有學者認為,不揭露委員身分,才能保持審議的獨立性。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