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視窗

名校光環難/台大生怕退學汙名輕生 「鄉愿式溫暖」帶來反效果?

一名頂大法律系教授認為,學校、家長和社會應理解,不是只有「全程跑完」才是勇敢,中途退出也沒有什麼丟臉或不光榮,示意圖,人物與新聞無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一名頂大法律系教授認為,學校、家長和社會應理解,不是只有「全程跑完」才是勇敢,中途退出也沒有什麼丟臉或不光榮,示意圖,人物與新聞無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大學近幾年發生多起學生不幸事件,學生情緒課題備受關注,近日一名台大法律系學生疑因擔心被退學而輕生被救回,據該生自訴,她患有精神疾病,擔心被退學恐被貼上「不優秀」、「不努力」的標籤而產生巨大壓力。頂大教授分析,許多法律系學生常因課業過重而情緒不穩,但校方及系所老師處理流於「鄉愿式溫暖」,學校、家長和社會應鼓勵中途「脫水」的選手「勇於退出」比賽,並不是只有「全程跑完」才是勇敢。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12/31前訂閱「公益方案」
每日不到3元,再享續訂好禮

討論數: 0
台大 光環 憂鬱症 專論 高教

系列文章

去年從台大法律系畢業,曾經休學過一年,今年已考上律師的加加(化名),自稱是曾經「掉隊」的人,大一時無法適應法律系的課業,沒成就感也沒興趣,因此她決定休學一年。圖/加加提供

名校光環難/台大法律生不怕「掉隊」 休學跳鋼管做新創找方向

去年從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加加」(化名),今年考上律師,但她自稱是曾經「掉隊」的人,大一時無法適應課業,沒成就感也沒興趣,因此休學一年。她說,進入法律系後,人生往往變成法官、檢察官、律師三選一的選擇題,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將青春年華全部拿來寒窗苦讀;「掉隊」或「走錯棚」的人又該如何調適?台大法律系畢業的作家吳珊珊建議,一是學習阻隔掉不友善的聲音,二是給自己時間。...

即使是台大法律系畢業,應屆考上司法官或律師的人仍是少數,與外界期待有落差。圖為法庭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名校光環難/在校擋修多、就業出路窄 念法律先練抗壓性

律師認為,司法考試的壓力與未通過者的前途不定,加上目前律師實習難尋與薪資停滯,實習律師起薪2萬6000元至3萬元為常態,都是造成法律系學生壓力大的可能原因;此外,法律系「擋修」多,只要有一科未過,就必須明年重來,姑且不論能不能應屆考上國考,延畢的感覺很不好受,看著同儕離開學校,自卑感跟自我否定油然而生。

推薦閱讀

討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討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