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幕後

【無罪亡命徒2】DNA和性侵犯雷同 冤案跑路得恐慌症「曾恨透法官」

就算歷經千萬挫折,陳龍綺還沒有放棄當初開海產店的夢。圖/鄭良寬提供
就算歷經千萬挫折,陳龍綺還沒有放棄當初開海產店的夢。圖/鄭良寬提供

亡命的日子,陳龍綺躲在高雄左營,為屏除自毀的念頭,每天打赤腳曬太陽,希望多照照光,能驅趕負面想法。藏在房間裡,總想一了百了,他逼自己去走路,天天繞蓮池潭,一圈又一圈,但願路走得圓,久盼的平反也能圓滿。

登入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還不是會員? 馬上註冊

訂閱看完整精彩內容

支持深思細讀的媒體

推薦閱讀

評論

規範
  • 留言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留言,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報有權逕予刪除留言、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全部評論 ({{total}})
按讚最多 最多回覆 新到舊  舊到新 
看更多回覆